首页 男生 其他 【人外】捻珠

怯懦

【人外】捻珠 楼映昭 6256 2024-06-10 21:57

  午饭的时候卧室门就开了,关山悦赌气没有出去,翻了一遍魏魏为数不多的书。

  外面的风沙小了不少。

  原本通往地表的楼梯上面覆着一层淡蓝色的膜,摸上去很光滑,很有弹性。

  听说可以透气,透风,水也可以穿过,但SF910不行。

  膜外面还覆盖着一层大保护罩,是原本中心医院的保护罩,现在医院没了,SF910进不去保护罩,废墟一片,几个穿着绿色防护服的人正背着个大瓶子,在外面喷洒什么东西。

  应该是为了防止SF910钻空子进入保护罩内,亦或者是消毒什么的。

  楼梯上还坐着几个抽烟的大爷,撒着拖鞋,跟隔壁的洋老头说着带着地方口音的洋文,音调奇怪,听着像是什么古老祭文。

  “我年轻的时候,走南闯北,哪儿没去过,九区有个号称死亡沙漠的地方,好家伙,我们当时不知道,整了俩骆驼就冲进去了,走了几天以为死在里面,接过走错方向给原路返回了。”

  大爷乐呵呵地说,抖了抖指缝里的烟。

  关山悦转身坐在台阶上,收回思绪:“平民区?”

  “看小娃娃这细皮嫩肉的模样,肯定在家里呆久了,都没出去转过。叫‘宛丘’的星球上有黑白的土,如同泾水和渭水。阿斯莱德有一条绿色的峡谷,就像是石缝里的嫩草争先恐后涌出的感觉。最精妙的是泰拉,泰拉有一座山峰,高到什么地步,伸手可摘月,那是泰拉最高的山脉,比珠穆朗玛峰还高。每年天使鸟人会把刚成年的孩子从上面扔下去,如果幸运,那就是他第一次飞行,如果不幸,那将是他最后一次飞行……”

  “那山好像,好像就叫什么,望舒峰。”另一个老人接话:“那地方可不得了,小娃娃,知道戴书衍不?”

  关山悦听得入迷,好几次想插话,又舍不得打断。

  “听说九年前,他去了泰拉,险些抓住了埃尔德里克。”老人似是想到什么,哈哈大笑起来,其他老人也跟着笑起来。

  关山悦不明所以:“戴书衍是谁,险些?”

  “联邦的执政官之一,当年他还不是执政官,就是因为带人联手端了那些鸟人的老巢,他才当上执政官的,可惜那时候他已经死了。”

  “死人?”

  “把脑袋里面的东西导入到电脑里,制作成指头长短的芯片,把它插在机器里,这个人救活了。”老人指了指脑袋,关山悦明白他的意思,那里是仿生人的控制器。

  关山悦还是不理解:“那你们笑什么?”

  “因为‘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’呗,他可不是为了抓埃尔德里克死的,而是为了救一个女人啊,那个女人叫什么来着……”老人又叼了一根烟,怼了怼同伴,同伴转了转浑浊的眼珠:“哎呀,陈年往事谁记那么清啊。”

  “我想想啊——”

  “奥菲利亚,或者说,鱼尺素。”一身西服的男人站在楼梯下面,抬头仰望着关山悦,一字一句补充道:“霍戈的妹妹。”

  他的个子真高,好像只要一伸手,关山悦就可以扑个满怀,身上穿着低龄衬衫,和不规则的深灰色西服,看着没有昨天那么正式。

  脖子上戴着choker,一条金色的蛇,蛇咬住蛇尾,随着他的动作小幅度晃动。

  关山悦猛地收回脚,看着他离开。疾步下了台阶。

  西里斯明显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,而且技巧很拙劣。

  停住脚,转过身,没一会儿就感觉到有东西撞在他的胸口。

  关山悦从来不觉得自己娇俏可人,尤其是根据她的体型装了假肢以后,穿上鞋子就到一米七了。

  在面前这个男人的衬托下,她不自觉缩了缩脖子,想要降低存在感。一想到自己的目的,又强装镇定,抠了抠裙子上的花纹:“你认识奥菲利亚?”

  “不应该先道歉么?”男人目光瞥向别处,又要转身,关山悦绕到他前面:“抱歉,你认识奥菲利亚?”

  “这是机密,小姐,毕竟我是一名商人。”西里斯俯下身,上下打量了一番关山悦,手电筒的灯光昏暗,看不出他的神情。

  关山悦感觉他在笑,可那人脸上明明面无表情,甚至嘴角还下压,有些不耐烦。

  “你没有金属纹路?”西里斯有些诧异。

  “我爸说那对身体不好,所以没给我植入智脑和纹路。”关山悦又抠了抠手背,环顾四周,确保没什么奇怪的人:“我需要拿什么东西跟你交换吗?”

  “你父亲说的没错,不过我没什么需要的。”西里斯垂下眼眸,一直摩梭着口袋里的名片,抽出手离开:“快回家吧,你父母可能再找你。”

  鱼尺素,这个名字对于关山悦来说,并不陌生,她的母亲中文名就叫鱼尺素。

  也就是霍戈的义妹。

  母亲在关山悦五六岁那几年,经常不在家。

  她对母亲的印象已经被稀释的如清水般,剩不了什么东西,若非说有,那应该是怨恨居多。

  甚至萌生过,这个世界如果没有母亲,她的人生兴许会干净许多。

  但现在,关山悦突然发现她对于母亲,了解的并不多。

  母亲是个植物学家,听父亲说,她年轻时极为叛逆,养父母曾为她安排过一场联姻,对方是个性情温和的绅士,就是年纪大了那么一点点。

  知道对方不能吃辣,母亲就带着她当时的“未婚夫”去黑区吃麻辣火锅,还吃油泼面,加了半碗红辣椒。直接将人吃进医院住了一个月。

  她还故意将养的鸟放出笼子,拉了对方一头,甚至放火烧过他的头发……

  从始至终那人没有发过一次脾气,母亲反而拒绝了他的求婚,说但凡为她发过一次脾气,她可能就爱上他了。

  关山悦问父亲,那为什么母亲喜欢他,因为他爱乱发脾气吗?

  父亲吻了吻她的额头,说:“因为你。”

  关山悦不理解。

  也许是母亲是奉子成婚吧,所以她对父亲的态度永远不冷不热。但父亲眼里只有她,若非照顾关山悦,差点为了她殉情。

  她到底有什么好的,值得这么多人喜欢?

  关山悦站在控制台前,于她而言查出一个人的行动算不上什么难事。

  “西里斯,一年前从阿斯莱德移民到地球,是联邦最大的运输公司fleet总裁。阿斯莱德距离泰拉的路线……”

  星空中两个星球不断被放大,浅褐色的阿斯莱德和碧蓝的泰拉被几条蓝线连接。

  阿斯莱德是前往泰拉最近的星球。

  那几个大爷年事已高,已经过了可以前往泰拉的年龄,这些消息多半是道听途说,甚至连她母亲的职业都搞混了,关山悦就不打算从他们身上入手。

  能让她把注意力从难民身上转移的所有事情,关山悦都有兴趣。

  1280还是那么安静的躺在那里,身上插满了线,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一个人了。他的头发已经剃光,像是一片躺在盖玻片里的雪花,稍稍一用力,就碎了。

  这次他们两个什么话也没说。

  屏幕上的绿色提醒着关山悦,她要的地址拿到了。

  关山悦收拾好东西离开,还未走远,门又被一群拿着仪器的实验人员推开,随便嘀咕了几句什么话。

  关山悦没留意。

  她合上地图,思考着,在这个时候,什么东西会格外重要。

  一个星期后。

  关山悦一手拿着勺子,将饭递到老婆婆手里,跟着魏魏发放着午饭。

  今天的午饭有绿豆汤,绿豆汤撞在小袋子里,想喝的时候可以嚼一颗,就想吃加芯糖一样,只是糖皮只有薄薄一层。

  “是我向爸爸提的要求,他跟几个医生去联系了区长,说了一整晚,区长才同意多给医院一点水。能撑多久,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魏魏捧着小小的绿豆汤,婉若珍宝:“我还偷偷烧了些牛奶,过会儿送来。”

  关山悦手指滑过表单上登记的一个个名字:“为什么打饭要到窗口里来,我以为跟以前一样。”

  “前几天发饭的两个小姑娘记得吗?她们被打死了,那些人突然涌上来抢饭,根本拦不住,你没发现咱们这次几个饭点发饭甚至还有人这种防爆、防子弹玻璃做的窗口吗?”魏魏用食指敲了敲玻璃窗。

  关山悦扣好饭盒,努力将饭压满,直到饭盒都装不下:“难怪,做志愿者都要全身检查,是防止下毒?”

  她见过好几起,因为抢饭盒而打的头破血流的事件,明明只是几粒米而已。

  “不只是下毒,还有偷带出去,分量不到位,多了,少了,都通不过这个窗口,抠搜死了。”魏魏接过关山悦手里塞满的盒饭往外递,玻璃窗户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,撞得“咣咣”作响。

  关山悦送出去则十分顺畅。

  “所以知道为什么你的窗口永远排满了人吗?”魏魏瞟了眼窗户外面,她们这边窗口的队伍明显比隔壁长了一大截。别人都下班了,她们还在打饭。

  志愿者可以比别人多领几份饭,是按人数定的,若是按时吃饭,她们怕是连菜叶子都抢不到。

  玻璃是单向,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,从外面看不到里面,对志愿者是一种无形的保护。

  关山悦撇了撇嘴,学着魏魏那样少打一些,送出去。

  关山悦加快打饭的速度:“对了,你会煲汤吗?”

  “处理你那条鱼吗?不太行。”

  那条鱼是关山悦当了一个星期志愿者,魏魏跟领导套近乎才换来的。

  如果从前的关山悦知道自己要去做这些苦力活,恐怕要闹翻天,但现在她只想找点事干,什么事都好,最好忙的跟车轱辘似的。

  不用去考虑水源,灾祸,1280,天杀的,什么都不想最好了。

  关山悦想起那个从容不迫的男人,以及他脖子上的那条金色的蛇。没注意到魏魏从饭盒里拿出来,并藏匿的东西:一块小小的U盘。

  ————

  鱼尺素:选自叁国·陆凯《赠范晔》诗:“折梅逢驿使,寄与陇头人。江南无所有,卿寄一枝春。”

  奥菲利亚:选自莎士比亚《哈姆雷特》。

  魏魏:因为她爸妈都姓魏(当时看到这个名字没忍住笑出声。满脑子都是霍戈的:“喂喂,小姑娘,你叫什么?”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