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酒醒前想念小狗

202.哄 ha it angw o.co m

酒醒前想念小狗 北着不找 4233 2024-06-11 13:17

  密码锁的按键音在寂静深夜格外清晰。

  申屠念本来也没睡熟,这会儿听见动静,猛地睁眼,她没有第一时间迎门,而是等了一会儿。

  细心分辨,有种大梦初醒的恍惚感。

  这一晚上浅浅几觉,她不止一次梦到他回来了,回回都信,梦醒就落空,难免失望。

  大门开了,玄关的声控灯亮起。

  申屠念这才信了真。是他回来了。

  她急得连鞋子都来不及穿,赤着脚小跑过去。

  玄关处,赵恪一手扶着墙,正在换鞋,那双价值不菲的手工皮鞋被他踢得歪七扭八,这举动有些鲁莽,就很不像他。

  他听到声,抬眼看到她,被风蹂躏后的头发乱得很随性,大衣只套了一只袖子,大约是刚脱到一半,内搭的衬衣皱皱巴巴,裤脚也不知道沾了泥还是什么脏东西,从小腿肚到脚踝那一片都灰扑扑的。

  他这副颓态,和几小时前出门应约的精神样,判若两人。

  赵恪还在和那半边衣袖撕扯,脱不下来,也不知为什么,身体四肢像是生了锈似的,钝得要命,平时轻松搞定的事,现下操作起来都得费一番劲儿。

  申屠念上前帮他。更多免费好文尽在:p o1 8cg.c o m

  才近了一步,那扑鼻的酒味直冲上来。

  他脱下来的外套,被申屠念顺手接过,是怎么一种接法呢,她那右手伸得笔直,两根手指倒钩着大衣衣领,撑得远远的,边提溜着边抖落,像是要将这铺天盖地的酒精气味抖落干净。

  她在皱眉。

  赵恪看懂了她的嫌弃,和预料中的差不多。

  “我去洗澡。”他嘟囔了一句。

  然后摇摇晃晃从她身边掠过,步履漂浮着走向楼梯。

  “哎……”

  申屠念没来得及叫住他,将衣服挂在旁边的立式衣架上,便转身跟上去,扶他。

  赵恪攀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走得很艰难。

  突然间,另边胳膊底下钻出一个小脑袋。

  申屠念将他的手臂架在肩上,一手抓着胳膊,一手扶着他的腰,很专业的陪护动作。

  赵恪蓦地停了脚步。

  他不着急走楼梯了,他有别的事想做,别的话想说。

  男人的掌心从她的手中挣脱,改为护住她的后脑勺,身体的力量旋扭着靠过去,将人压在墙角。

  申屠念睁大了眼睛,看他。

  有被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到,但没挣扎或挣脱,她对他的信任度足以平衡一切意外。

  “我喝醉了。”他说。

  申屠念“嗯”了声,但凡嗅觉系统仍正常运作的人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。

  “你嫌弃我。”他说着,将脑袋埋进她颈窝,蹭了蹭,故意的,就叫她也沾上。

  有发丝扫在敏感的耳后,申屠念被他蹭得有些痒,本能的耸肩要躲,却被他搂得更紧,密不透风的那种紧。

  “我没有…我哪有……好了赵恪,别闹…痒…哈……”

  她举双手投降,最后实在拗不过,将他俊俏的帅脸从肩上掰正了举到正前方。

  申屠念发安慰奖似的亲吻他的嘴唇。

  只亲一下,就撤离。

  赵恪皱了皱眉,似乎不太满意。

  申屠念双手捧着他的脸,拇指摩挲着他的胡茬。

  怎么才一晚上,准确来说只过去几个小时,胡茬都累出来了,她爸到底给他欺负成什么样了,这么狼狈又这么疲惫。

  她很合理地心疼了。

  “我怎么会嫌弃你。你这么高这么帅,长得好看,网球打得好,台球也打得好,什么球都很会,你差一点就成了外交官,你这么厉害,我怎么会嫌弃你,我可喜欢你了。”

  申屠念在夸人方面是有一套的。

  这个所谓的“一套,就是字面意思的……只有“一套说辞”。

  翻来覆去那些话,高中时她拿这套话哄他,现在了还拿这套话哄他,汤和药都不带换的。

  偏偏赵恪就是吃这一套。

  或者说,他吃的是“申屠念的哄”,至于她具体说了什么,都行,都奏效,反正他爱听。

  申屠念眼瞧着他从臭臭的脸逐渐放晴的过程,最后舒展了眉心,连眼尾都悄悄扬起了。确定他情绪好转了。

  他们无言对视了一会儿,暧昧的热度升起来。

  申屠念还捧着他的脸,但手已经开始不安分了,或者夹他的耳垂,或者抚摸他的下颌角,这些都是她的小习惯,不算暗示,就是无聊好玩。

  “你一个人回来的?”她柔声问道,像对待一个小孩子一样。

  赵恪闷了一下,接着,点点头。

  事实是边灏送他回来没错,但在别墅前一个路口就下了,赵恪让他回了,边灏本来不放心他,赵恪坚持,说是走着回去醒醒神,顺便也散散酒气,免得惹她不高兴,明明出发前答应了不喝多。

  边灏听完,没意外的在心底又鄙视了他一阵。但没辙,人小情侣腻歪也不犯法,随他去。

  现在申屠念问起来,他又多了层考虑,上回边灏送车回来她就内疚了一回,觉得给人添麻烦了,不好。她这人,对没那么熟稔的社交关系,反而多了层压力束缚。

  …索性就不叫她知道了。

  “多不安全啊,你应该给我打电话,我开车去接你。”

  怎么连她抱怨的声音都是软软绵绵的,好听。

  赵恪摇头:“太晚了。”

  申屠念认真道:“多晚都接。”

  赵恪笑。她今晚哄得特别卖力,他再难受再憋闷都雨过天晴了。

  心里的高兴满得溢出来,装不住一点。

  “不是说要去洗澡。”她推推他。

  他俩在这楼梯中间段也逗留够久了。

  赵恪果然不装了,甚至开始得寸进尺:“你帮我。”

  申屠念脸一红。他俩不是没有一起洗过澡,再赤裸的画面都生成过,但那都是她精疲力尽,手无缚鸡之力的前提下,像这样明晃晃的邀约,甚至角色对调,她清醒,他昏迷,还真是第一次。

  赵恪以为她不想,转而撒娇:“我现在晕晕乎乎,浴室地滑,回头摔一跤,是不是……”

  “好好,知道了。”

  俗话说得好,凡事都有第一次。

  洗个澡么,能有多难。申屠念这么想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